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中享网 首页 爱情 爱情故事

后妈隐身当嫂嫂,十数载泣血抚养胜亲娘

  丧夫后得知秘密,12岁小叔子竟是丈夫骨肉

  1997年夏日的一天,家住南昌市安义县的吕丹萍正在做晚饭,突然接到县交警队打来的电话,说她的丈夫傅建国酒驾出了车祸!她赶忙让12岁的小叔子傅忠军看好3岁的女儿傅艳,火速打车赶到安义县人民医院。

  后妈隐身当嫂嫂,十数载泣血抚养胜亲娘交警说,傅建国酒后开着出租车和一辆货车迎面相撞,傅建国颅内出血,刚做完手术,人还在昏迷中。28岁的吕丹萍靠在手术室门口哭成了泪人。5个小时后,护士让她进去,说傅建国醒了,有话要对她说。傅建国断断续续地告诉她,小叔子傅忠军其实是他亲生儿子,是他19岁那年与初恋女同学偷食禁果生下来的……

  没什么比这个更让吕丹萍震惊的了,她疯了似地摇着丈夫的病床:“起来起来,你给我说清楚……” 吕丹萍的疯狂举动被护士制止了。

  因傅建国酒驾在先,另一方只是象征性地补偿了3000元。丈夫最终没能活下来。吕丹萍将丈夫运回家安葬。傅忠军眼泪汪汪地扑上来,问:“嫂嫂,哥哥怎么了?”这张稚嫩的脸,此刻在吕丹萍眼里是那么陌生,她吼道:“住嘴,我不是你嫂嫂,你这个……”理智让吕丹萍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不明原因的傅忠军,扑在傅建国的尸体上号啕大哭。

  吕丹萍记得,1991年她从邻县嫁到安义县的傅家时,傅忠军已有6岁。恋爱时,她与傅建国还偷偷开玩笑,说你爸妈好时尚啊,你都快娶媳妇了,他们还给你添一个弟弟。傅建国当时很尴尬,支支吾吾地把这事扯开去了。公公和婆婆相继去世,临终时,无一例外地恳求她要善待傅忠军。她都流着泪答应了。现在想来,这是多大的一个讽刺啊。

  眼下,这个家里就只剩下自己和女儿,还有傅忠军了。傅忠军自从挨了吕丹萍的吼后,不敢主动找她说话,总是偷偷瞄她,观察她的表情。无数个夜晚,吕丹萍躺在床上无法入眠。平心而论,傅建国生前对她真的很好,否则她也不会嫁给他。眼下,自己却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大人。她不得不承认,傅忠军是女儿同父异母的哥哥,而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身份——后妈。

  吕丹萍无数次挣扎过,想要告诉傅忠军真相,但让一个才12岁的孩子去承受这些,这对孩子不公平;要是一直隐瞒下去,她又产生“凭什么”的愤怒:一家人哄我瞒我,我为什么要这样呢?一段时间内,她抉择的天平忽上忽下,摇摆不定。

  吕丹萍在这种焦虑中,日渐憔悴。傅忠军放学后,抢着下厨房煮饭。有一次,他下了三碗面条,吕丹萍碗里和傅艳碗里各有一个荷包蛋,他却端着碗到一边去吃。吕丹萍注意到了,心想,傅忠军碗里会不会有两个蛋呢?她走过去,冷不丁地将筷子插进他碗里一挑,一个蛋也没有。吕丹萍眼窝一热,抬手就在傅忠军后脑勺上轻轻地打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碗里的鸡蛋挑到了他碗里,嘴上还是硬:“你在长身体,要好好读书,不然,我就把你从这个家扔出去,说到做到!”傅忠军连连点头。她看到,孩子眼里也有了泪花。

  吕丹萍的心结渐渐打开,开始学着适应“隐身后妈”这个角色。傅忠军脸上,久违的笑容又回来了。一个女人养两个读书的孩子,可不容易。娘家父母不知真相,只知女儿养着小叔子。父亲说:“你可以把傅忠军送到傅家别的亲戚家里,混两年,他再长大点就可以出去打工了。你趁年轻,带着艳艳改嫁很容易,如果带上小叔子,找一个像样的人家就难了。”

  父亲的话很现实。吕丹萍想过很多次,傅忠军是丈夫和别人的孩子,她完全可以不管,可公婆和丈夫临终前再三嘱托过自己的啊。吕丹萍内心纠结,为此常常失眠。

  后妈隐身当嫂嫂,十数载泣血抚养情意深

  傅忠军读小学六年级了,开学时,学校要交260元学费。吕丹萍从家里仅剩的一千多元积蓄里拿出300元递给傅忠军,并叮嘱他好好读书。当时,女儿傅艳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每月要80元。为了省钱,吕丹萍自己带孩子。她用剩下的钱批发了一些日用品,在街上摆摊。城管来了,她丢下女儿,抱起货物就跑。城管走了,她才跑回来,抱着哇哇大哭的女儿自己也一起哭。

  一起摆摊的小贩说:“你这样不行啊,还是找个男人吧。你还这么年轻。”

  吕丹萍不是没想过,但人家提出的条件里都有一条:不能带着小叔子。她知道,如果放弃傅忠军,他立马就要辍学。这一条,她不能答应。

  傅忠军是块读书的料。1998年,他考上了县里最好的一所初中。吕丹萍把家里最厚的棉被送到傅忠军的寝室,又做了两条手工棉裤,膝关节部位还特意加厚。

  孤儿寡母的生活被很多人同情。在媒人的几次介绍下,吕丹萍与大自己12岁的男人黄进财结婚了。黄进财离过一次婚,承包了一家小家具厂。婚后,吕丹萍将4岁的傅艳和13岁的傅忠军一同带了过去。

  黄进财爱喝酒,喝醉了就骂人。嫁过去大半年后,吕丹萍怀孕了。黄进财很高兴。吕丹萍说,女儿还小,傅忠军又在上初中,她想晚两年再要孩子。黄进财不同意:“你带了两个‘拖油瓶’过来,简直是一大传奇,是我胸怀宽广才收留了你们,他俩的学费都是我掏的。我叫你生孩子你就得生!”吕丹萍听了,后脊背阵阵发凉。她一咬牙,瞒着黄进财去医院做了流产。黄进财得知后,对她一阵拳打脚踢。放学回来的傅忠军见吕丹萍挨打,大喊:“不要打我嫂嫂!”他挡在嫂嫂身前,被黄进财一脚踢出老远。

  吕丹萍知道,这个家,他们再也呆不下去了。

  吕丹萍和黄进财离了婚,又回到了老房子里。两个孩子上学后,她就去当采茶女。采茶女多劳多得,吕丹萍太抢活了,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累得得了急性胃穿孔,被送到县医院急救。父亲不知吕丹萍心中的隐痛,说:“你一根筋,死倔!傅忠军都这么大了,他是小叔子,又不是你儿子,你还死拉着不放。他早就可以打工养活自己了。”

  吕丹萍烦躁起来:“傅忠军我带定了,这事你们别管。”傅忠军到医院看望吕丹萍,见傅艳的外公外婆都在,他亲热地叫伯伯和伯母,又搬凳子又倒水。听说二老垫了医药费,傅忠军给二老深深地鞠了个躬,说等他参加工作了,一定会好好孝敬他们。

  二老对傅忠军另眼相看了,难怪女儿一根筋地要抚养小叔子,这孩子,明事理。

  康复后,吕丹萍到县城一家酒店打工。39岁的单身厨师苏义仁对吕丹萍颇有好感,追求她。吕丹萍不敢再涉足婚姻了,准备辞职,避开苏义仁。苏义仁找到傅忠军,希望他能劝劝嫂嫂。傅忠军从侧面了解了苏义仁的为人:不喝酒不打牌,以前家里穷没人愿意嫁给他,现在生活有了改善他却年龄大了。傅忠军在吕丹萍面前拍着胸脯说:“嫂嫂,我帮你调查过了,这个人行!再说了,谁敢欺负你,有我哩!”

  看着已是大小伙子的傅忠军,吕丹萍又欣慰又无奈:“你给我做媒?你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傻!”傅忠军哈哈大笑:“你是我嫂嫂,我最亲的嫂娘嘛。”他笑着说出的这句话,却让吕丹萍的眼泪掉落下来。

  吕丹萍与苏义仁结了婚。夫妻俩开了一家餐馆。两人勤勤恳恳,互敬互爱,生活质量渐渐有了提高。

  2004年,傅忠军考上南昌大学。第二年暑假,他拿到了高分奖学金,约上几个女同学做参谋,给吕丹萍买了一件漂亮的裙子带回老家。吕丹萍捧着裙子,倍感欣慰。

  最幸福的“弃儿”,一个继母一个亲妈

  傅忠军大学毕业后,进了南昌一家通信公司,并交了漂亮的女友。吕丹萍41岁生日这天,傅忠军带着女友叶薇回了家。一进门,他就指着吕丹萍向女友介绍:“这是我嫂嫂,像妈一样把我养大的嫂嫂。以后我们出息了,要让嫂嫂好好享福,接她到省城来!”叶薇说:“嫂嫂,早听忠军讲过您。一讲你受的苦,他鼻子就酸。嫂嫂,以后我会跟忠军一起孝敬您!”

  叶薇人漂亮,嘴巴甜,吕丹萍越看越喜欢。那个秘密,她想永远烂在肚子里。

  不久,傅忠军跳槽到另一家公司,收入更高了。傅忠军告诉嫂嫂:“我调换工作,就是为了有更好的生活。您以后老了,我一定得让您享福。”吕丹萍虽然骂他换工作太草率,心里却暖暖的。

  傅忠军和女友在南昌市贷款买了一套房。装修时,傅忠军用吕丹萍最喜欢的米色,布置了其中一间房,留给嫂嫂住。婚礼定在2014年5月1日。吕丹萍从半年前就开始筹备,买喜糖、定酒店,订礼品,她都亲力亲为。

  2014年3月的一天,吕丹萍正在老房子为傅忠军盘点结婚用品,有人敲门。一位40多岁的陌生女人站在门口。吕丹萍问她找谁?那女人哭着称自己叫章秀云,是傅忠军的亲生母亲,很想见见儿子,打听了好长时间,才找到这里。吕丹萍的脸“唰”地一下白了。

  16年前丈夫的临终遗言,让吕丹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说的话绝不是空穴来风。而且,傅忠军与陌生女人的长相,竟是那般相似。

  这个女人就是傅忠军的亲妈章秀云,比吕丹萍长两岁,她还原了27年前的真相。她与傅建国是高中同学,高考结束后,早恋的两人结伴游玩时发生了关系。暑假过后,准备到高校报到的章秀云发现自己怀孕了,两个年轻人慌了,不敢告诉父母。章秀云在大学里遮遮掩掩,几乎不参加任何活动。好不容易挨到放寒假,章秀云回到老家,早产生下了傅忠军。父母气急败坏,次日,天不亮就将傅忠军用被单裹着,丢在了傅家门口。熟睡的傅家人被一阵婴儿哭声惊醒的时候,婴儿已经在门口冻了好久,嘴唇都冻成了紫色。放在被单里的一张纸上赫然写着:这是傅建国的种,由你们傅家自己处理。

  傅建国这才哭着向父母交代了一切。傅母慌忙从厨房拎来火炉,抱着孙子在火炉边坐了一个多小时,又喂了些米汤,孩子才慢慢苏醒。傅建国父亲没办法,只好搬家,对外声称自己中年得子,将傅忠军以次子的身份上在户口本上。如此,傅建国的前途就不会受到影响了。

  听完后,吕丹萍冷冷地还击章秀云:“所以,后来有个叫吕丹萍的傻瓜,像飞蛾一样扑进了傅家,是吧?”章秀云说,是父亲逼她接着读大学,所以她顺从了,但她从没快乐过。这么些年来,她一直想着儿子。她已离婚多年,没有孩子,过得也不好,所以没有脸面来见儿子。吕丹萍正想质问她为什么现在来了时,傅忠军回家了,在外面敲门。吕丹萍打开门,傅忠军吃惊地看着眼前两个满面泪痕的女人。

  费了一点时间,吕丹萍简单地介绍了前因后果。傅忠军很吃惊,对着章秀云咆哮道:“你是我亲妈?27年来,你既然知道我的存在,知道嫂嫂带着我四处漂泊,为什么不来帮帮我?嫂嫂被人打,我被人打被人欺,你又在哪里?你生了我又怎样,你以为我会认你吗。我家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受了刺激的傅忠军像打响了机关枪,吕丹萍赶忙拦住他,让章秀云把话说完。章秀云说她现在患了卵巢癌,已经是晚期了,活着的日子没几天了。因为没尽到责任,本来想一直做儿子的关注者,但现在她想在临死前了却未遂的心愿,看一眼亲生儿子……这下,吕丹萍愣住了,傅忠军的火气也消了几分。

  “好了,我见到了儿子,死也闭眼了。”章秀云慢慢往外走,经过傅忠军身边时,她站住了,怯生生地问:“儿子,我能不能抱抱你?”傅忠军不知所措,看着吕丹萍。红着眼圈的吕丹萍瞪了他一眼:“看我干什么?这是你亲妈!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你什么了。你爸妈生你的时候,他们还在上高中,那时年少无知。你外公外婆那时也坚决反对你妈和你爸在一起!你妈把你生下来后,就把你放在你爷爷奶奶家了。当时,你爷爷奶奶怕你爸爸今后的前途受影响,所以就把你当成儿子,给你上了户口。在你爸爸出车祸临终时,嘱托过我,一定不能把这个秘密告诉你,是怕你承受不了这事实,所以我一直也没有告诉过你。现在好了,你亲妈妈找到你了,我也放心了。”在平时,傅忠军是最听嫂嫂话的。听了吕丹萍的话,他也就不再抗拒亲生母亲的拥抱了。

  章秀云矮儿子一个头,她将傅忠军抱在了怀里,号啕大哭。傅忠军看着亲生母亲哭得这么伤心,心里觉得母亲当时也是很无奈的,心软了起来,说:“你别哭了,所有的不愉快,就让它过去吧。”知道儿子原谅了自己,章秀云更加激动了:“我哭不是因为难过,而是高兴,因为我见到我儿子了。好,好,我不哭了。”傅忠军见章秀云不哭了,就开始说起自己这么些年是怎么过来的,继母为了把他培养成人,吃了多少苦。傅忠军说:“您知道吗,嫂嫂自从嫁到傅家,没有享受过一天福。她完全可以把我丢下,但是嫂嫂没有这样做。嫂嫂起早贪黑,在街上摆摊卖过东西,当过采茶女,还去酒店打过工,都是为了供我和艳子读书……”

  章秀云听儿子讲述了吕丹萍的事后,心里觉得更加惭愧和不安。章秀云说:“你怎么还是一口一个嫂子啊?你应该叫她妈妈。”傅忠军跪在地上,流着眼泪叫了吕丹萍一声“妈妈!”吕丹萍扶起继子,哭了。这是继子第一次叫她妈妈,为了这声妈妈,十几年的辛勤付出也值了。

  章秀云要给吕丹萍磕头,感谢她对儿子的养育之恩,被吕丹萍拉住了。两个女人都被不同滋味的泪水迷离了眼。吕丹萍要章秀云一起参加傅忠军的婚礼。此时章秀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答应了。看着吕丹萍这么一个文静的人,她懂得了什么叫女人的善良和坚韧。

  2014年5月1日,傅忠军结婚,顺利圆满。男方的父母席位上坐着两个女人,一位是傅忠军的亲生母亲章秀云,还有一个是16年来偷偷点亮儿子前方灯塔的继母吕丹萍。傅忠军的继父苏义仁和妹妹傅艳坐在下面,微笑着看着台上。

  婚礼现场,礼花绚烂,不及两位妈妈的笑容灿烂。婚庆主持人的台词虽然华藻,却不及新郎新娘那两声“妈妈”叫得响亮动人……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欢迎打赏给作者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1 阅读484 回复0
上一篇:
婚纱照为媒,绝症女孩结下患难真情发布时间:2019-03-31
下一篇:
等你50年!一对异国情侣的“山楂树之恋”发布时间:2019-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