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企业商务信息发布服务
 微信公众号
中享网

台湾商人江西淘金,6年融资10亿却造不出1辆车

[复制链接]
zxw88 发表于 2022-7-26 23: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004500pmx3xbf1ss6beohr.jpg
赣州新能源科技城内的昶洧汽车厂房,如今已经人去楼空。 (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图)
2022年5月,台北地检署对淳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淳绅)董事长沈玮等人提起公诉,案由是涉嫌操纵公司股价及内幕交易等。
在中国大陆,沈玮还面临着更严重的指控。企查查显示,截至2022年7月8日,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赣州昶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赣州昶洧),44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沈玮则45次被法院出具限制消费令。
2016年,淳绅以专利入股,赣州国资联合私募以货币出资,共同创建了赣州昶洧生产新能源汽车。其官网显示,公司有着领先世界级的新能源科技技术,超过200项专利。
然而6年过去,融资近10亿元的赣州昶洧最终没能造出一部车,遭到国资、供应商以及一众个人投资者追债。
2022年6月,南方周末记者来到赣州昶洧工厂所在地,现场已无员工,仅有保安和城管工作人员值守。其中一位保安说,经常有供应商找过来(要钱),“很多员工工资都没拿到”。
大门口的值班室内,还贴有赣州昶洧一众高管曾经出入时使用的车牌号及车型。值班室外墙上,则贴有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年4月发出的公告,赣州昶洧工厂的部分土地已被查封。因财产处置需要,这些财产将被评估。

开面馆的座上宾

赣州地处江西南部,是省内面积最大的地级市,近年来主要承接东南沿海产业转移,2021年GDP排名江西第二。
2015年,赣州决定将新能源汽车产业打造成千亿产业集群,随后在赣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下称赣州经开区)建设新能源科技城,占地超过30平方公里。目前,国机智骏、凯马汽车、孚能科技(688567.SH)等项目均在科技城落地。
传统燃油车时代,赣州乃至江西整车制造业算不上发达,外界叫得出名的只有江铃汽车(000550.SZ)。
沈玮是新能源科技城第一批座上宾。赣州经开区招商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赣州昶洧并非由政府部门引进,牵线搭桥的人是赣南苏区振兴发展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赣南投资基金)董事长陈士则。
赣州市政府官网显示,2015年,国家发改委批复了赣南投资基金组建方案,总规模为300亿元。发起人为赣州城投集团、百瑞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百瑞信托)、上海百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百瑞)以及上海赣兴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赣兴)。
陈士则是上海赣兴的法定代表人,并担任多家上海公司高管。一位曾在赣南投资基金供职的员工张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老板比较低调,只知道他是上海人。
百瑞信托大股东穿透后为央企电投产融(000958.SZ)。上海百瑞曾是百瑞信托的全资子公司,2015年,百瑞信托将上海百瑞全部股份转让给民资。
据张华介绍,上海百瑞董事长张元浩长期担任赣南投资基金投委会主席一职,与陈士则是搭档。前期见客户等事宜多是陈士则负责,张元浩负责落地执行。
“(昶洧)各项技术参数世界领先。”陈士则曾在接受采访时讲述了引进赣州昶洧的始末,接触到昶洧新能源电动车项目后,他马上介绍给政府部门,但沈玮担心赣州滞后的硬件设施和配套情况。
为了展示诚意,赣南投资基金成立了12.3亿元的(新能源汽车)专项子基金;赣州经开区在一个月内,将新能源科技城一期50亩土地平整完毕。最终仅花了两个多月,总投资75.3亿的赣州昶洧新能源整车生产项目于2016年签约落地。
赣州昶洧官网显示,沈玮此前在同捷汽车担任副董事长。同捷汽车曾在招股书中披露,公司主要经营整车设计与开发等业务。沈玮1952年出生,曾是毕马威会计师。来赣州时,沈玮已经六十四岁。
公开资料显示,沈玮在台湾证券市场摸爬滚打多年。据《中国企业家》披露,沈玮父亲沈诚担任过蒋经国机要秘书,官拜少将。
沈玮的公司淳绅,早年主要生产车床、切割机等机械部件,2012年停止上述业务,转向新能源汽车研发与制造。但在2016年落地赣州前,淳绅还没有造出车,而是开了一家面馆。
2017年,沈玮在接受台湾《今周刊》采访时说,2013年,接到主管机构的来信,说公司没有营收就得退市,“那个时候车子还没做(出来),没有营收,就在台中开了个面馆,赚了一万块新台币”。
淳绅年报显示,2013年营收为35.7万新台币(约合8.04万人民币),餐饮业收入占比100%。
2021年,淳绅又成立子公司明水生活科技公司,从事医疗器械制造、批发业务,并开始通过线下门店等渠道销售口罩。

抢回来的项目

2016年,淳绅曾召开股东见面会。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会议现场视频显示,沈玮向股东介绍赣州昶洧时说道,“实际上一毛钱没出去过,都是用专利。”
双方具体合作模式是,淳绅位于香港的子公司中国新能源汽车公司与赣南苏区新能源汽车投资中心(下称赣南新能源)成立合资公司赣州昶洧,年产量10万台。赣南新能源正是赣南投资基金下属专项子基金。
淳绅年报介绍,该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25亿元,中国新能源汽车公司以10项专利技术作价12.8亿元入股,占股51%;赣南新能源以货币出资12.3亿元,占股49%。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一份来自赣州开发区工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赣州开发区工投)的资料显示,赣南新能源成立之初,两家国企——赣州城投集团和赣州开发区工投,分别出资1.23亿和2亿,上海百瑞出资1亿。剩余8.07亿元,由赣南新能源负责募集。另外,赣南投资基金出资1万元作为管理人。
在赣州投资建厂前,淳绅还曾在经济更发达的浙江绍兴成立子公司,计划建造新能源汽车工厂。淳绅年报显示,绍兴滨海新城管委会曾与淳绅旗下子公司签订协议,将在2016年分两阶段投资浙江昶洧有限公司(下称浙江昶洧)9900万元。
然而,浙江昶洧很快退回了绍兴投资的5000万元以及原型车奖励金100万元。淳绅年报显示,赣州昶洧与浙江昶洧签订了补偿协议,如果浙江昶洧停止新能源汽车开发业务,赣州昶洧将补偿1000万元,2016年底前款项到账。
当时,赣州正在四处寻觅新能源车企,并提供了许多优惠政策。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2016年—2017年两年间,赣州签约了7个新能源整车生产项目,总投资约395亿,规划年产量超过95万辆。
官方信息显示,2017年,江西省新能源汽车年产量为5.1万辆,销量为4.2万辆。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赣州昶洧新能源整车生产项目投资合同显示,赣州经开区为昶洧提供约1000亩土地,并享受最优惠的土地政策。为鼓励加快建设,1期项目主体结构封顶7日后,赣州经开区管委会将给予353万元奖励。

对标特斯拉

上海百瑞曾在一个私募基金产品推介书中,公布了赣州昶洧价值12.8亿元的专利详情,一项名为“与GPS设备进行通讯的设备及方法”的专利,评估价值为8.1亿元,其余9项专利价值4.7亿元。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显示,该GPS专利发明人为沈玮,授权公告日为2015年11月。淳绅年报显示,2014年时,沈玮持有的GPS专利经香港罗马国际评估公司评估后,估价为1.28亿美元(约合8.5亿元)。
香港罗马国际评估公司成立于2008年,业务包括商业及无形资产评估、风险咨询评估、艺术评估等。公司改名罗马集团有限公司(8072.HK)后,于2013年在港交所上市。近几年,其股价长期低于1港币/股。
但“台湾智慧财产局”官网显示,沈玮从2008年开始申请该GPS专利,直到2014年也没能通过。在上述股东见面会上,沈玮强调,“没有这个GPS(专利),大陆也不会投。”
沈玮手中的GPS专利成色几何?
大陆一位卫星领域专家看完GPS专利全文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专利描述的是一个定位带通讯的功能,比如拨打119报火警,手机终端有定位系统,火警服务台就会知道人在哪。
但他表示,有了互联网后,该技术比较普遍,技术含量不大,“专利文书写得很外行,有些东西在描述上是不对的。”
2019年,昶洧官网一篇文章介绍,公司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资源进行技术研发,电池系统和热管理系统都是自主研发,第一款产品的售价预计在50万人民币左右,能达到650公里续航里程,百公里加速3.2秒。
在上述淳绅股东大会的PPT及沈玮的介绍中,昶洧对标的对象是特斯拉。特斯拉官网显示,最新Model 3轿车售价27.9万元起步,续航最高为675公里,百公里加速3.3秒。
2019年年初,昶洧在官网刊载的一篇文章显示,其拥有的专利技术超过200项,正在申请的专利逾700项。
但其研发投入并不高。淳绅年报显示,落地赣州前的2013年至2016年间,淳绅集团的研发投入仅为1.04亿新台币(约合2350万人民币),研发人员最多时为15人。
特斯拉年报显示,仅2016年第四季度,公司研发费用为2.4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4亿元),远超淳绅四年研发投入总和。
004501pxcxu5r3z3b93fx9.jpg
赣州昶洧门上的部分封条已经发皱脱落。 (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图)

“生产一辆车都做不到”

上述投资合同显示,赣州昶洧2018年要达到一万辆的整车产量。此外,2017年3月31日前,完成15辆样车生产并提交申报材料,并争取在2017年6月30日前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
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是一张入场券。2015年,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联合发布《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管理规定》,国家发改委将对新建新能源汽车项目进行审查,并征求工信部建议。
然而在2017年5月,江淮大众的新能源汽车生产项目获批后,发改委对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审批戛然而止。南方周末记者以赣州昶洧的私募投资者身份咨询,一位赣南投资基金的出资方代表透露,当时很紧急,昶洧原计划2017年年底申报。
2018年,赣州昶洧被列入江西省发改委重点建设项目名单中。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文件显示,同年4月,为解决赣州昶洧的生产资质问题,江西省发改委曾专门向国家发改委发函请示,望核准赣州昶洧新能源生产项目,但未能成功。
2019年年初,国家颁布了新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核权限下放到了省级发改委。
然而,上述文件中规定,研发设计企业、境外企业为主要法人股东的,上两个年度在境内销售并登记注册的数量要大于3万辆纯电动乘用车或3000辆纯电动商用车;或者是上两个年度,销售纯电动汽车产品累计金额超过30亿元。
这意味着,新能源汽车入场门槛提高。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当时新能源投资过热,有企业即使拿到了资质也无法实现量产,最后走向破产,发改委等部门就收紧了政策。
企查查显示,2015年—2018年,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的注册量从1.1万家上升到了3.57万家。
2019年1月,距赣州昶洧工厂一街之隔的国机智骏获得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在此两年前,国机智骏落户赣州新能源科技城,其大股东为国机汽车(600335.SH)。
赣州经开区一位负责新能源汽车业务的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国机智骏也等了很久,2018年已经建好了生产线,2019年窗口一开就拿到了生产资质。赣州昶洧的工艺、厂房、设备都有欠缺,“生产一辆车都做不到”。
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19年年初,赣州昶洧曾委托上海一家汽车公司制作6台规格参数一致的展车,用于厂区内动态展示。合同费用总金额为848万元,内容包括外形设计、软件开发调试、整车调试等内容。
张翔曾在车企工作多年,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作为一个汽车研发公司,委托第三方进行外形设计等内容的情况较为少见,反映企业不具备研发能力。而且,展车委外后,容易导致车辆信息外泄。

继续融资

没有拿到生产资质,但赣州昶洧仍在继续融资。
上海联合交易所微信公众号显示,2018年9月,赣州昶洧计划出让公司10%—20%的股权,融资金额用于满足赣州昶洧工厂投产资金需求,但未能成功。
然而,赣州昶洧却获得了江西当地国企的再度注资。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文件显示,截至2018年,赣州开发区工投再投2亿元,赣州城投集团再次出资1.7亿元,另一家国企江西赣铁建工集团投资了1.4亿。至此,国资累计投入8.33亿元。
但赣州昶洧似乎一直缺钱。裁判文书网的一篇判决书显示,赣州昶洧曾在2019年向广州一家企业购买了office办公软件的多款产品,共计52万元,直至今日都未能支付。
2019年,吴名的公司曾为赣州昶洧提供技术支持,并派驻了工程师驻扎赣州昶洧。“合同执行到一半,就不给钱了,一直拖。”吴名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当时一位曾在赣州昶洧负责技术工作的高管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公司这也不给做,那也不给做。”
迟迟无法按进度进行生产,引起了投资方的警惕。
南方周末记者以赣州昶洧的私募投资者身份,向时任赣州开发区工投的一位高管咨询昶洧进展。他表示,2018年年底左右,赣州开发区工投的工作人员曾前往赣州昶洧位于杭州的办事处考察,发现报送的工资数量与实际工作人数有差异。此外,赣州昶洧曾向香港关联公司购买专利,并在香港设立汽车销售点,有大量资金流向香港。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一份赣州城投集团文件显示,2019年,赣州昶洧还试图通过重组成都新大地汽车,获得生产资质,但缺乏资金。赣州城投集团拒绝追加出资。
上述赣南投资基金的出资方代表说,成都新大地公司是赣州昶洧自行联系的,但最后没能谈下来。
据台湾《联合报》,2022年5月,台北地检署在调查中发现,淳绅存在向昶洧香港有限公司采购电池包专利使用权、零部件、代理销售电动轿跑车等不合营业常规的事项,共计约合8337万元人民币,使得淳绅公司大量现金外流,沈玮则通过昶洧香港有限公司获取不法利益。
淳绅年报显示,2019年10月,赣州开发区工投还曾向赣州昶洧出借2.56亿元的无息贷款,用于厂房建设、设备购置以及日常营运,期限为三年。协议中规定,2019年10月至2021年3月,生产并完成销售3036辆车。
据上述赣州开发区工投人士介绍,赣州昶洧做出样车后,募集资金出现问题,赣州开发区工投不想再继续投资,但有搏一把的心态,想把之前的亏损弥补回来。最终,决定借钱给赣州昶洧继续生产,并提出了资金监管要求,但赣州昶洧不同意,双方就闹掰了。
淳绅年报显示,2020年6月,赣州开发区工投以未达到资金使用目标为由,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了赣州昶洧2.8亿元的资金,导致其无法支付日常运营及供应商款项。
2021年2月,赣州开发区工投出具的一份文件显示,目前赣州昶洧因生产资质、运营资金及疫情等原因,遭遇项目停摆,负责人沈玮不在大陆,员工均已离职,仅有安保人员驻厂。赣州经开区管委会曾发函邀请沈玮回到赣州,商量后续事宜。
上述赣州开发区工投人士说,政府发函邀请后,沈玮一直没有回过大陆。
南方周末记者致信淳绅投资人关系处经理彭长凤,求证赣州昶洧发展事项,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私募扮演什么角色?

赣州昶洧停摆后,还有一些个人投资者也受到波及。
赣南新能源的股东中,仅有上海百瑞一家是民企。企查查显示,上海百瑞共向赣南新能源投资了1.4亿,持股比例为13%。
此外,据上海百瑞官网介绍,2016年至2017年间,上海百瑞曾发布3只私募产品,用于注资赣南新能源,基金规模为2.1亿。3只私募产品的投资期限分别是“1+1年”(管理人可根据标的情况,决定终止或再运营一年)、“2+1年”以及5年。
一位资深券商经理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如果是股权投资,“1+1”和“2+1”的情况都比较少见,一般是5年起步。如果企业无法上市,除非是优质标的,一级市场很难转手。发行这类短期产品,更大可能是利用产品灵活性吸引客户。
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微信公众号曾发布公告,2021年3月,上海百瑞拟转让持有的赣南新能源投资中心1.4亿财产份额,但最终未有人接手。
裁判文书网一份判决书显示,2017年,有投资人购买了上述“1+1”的私募产品,但等到2019年时,出现了无法清算的情况。上海百瑞辩称,投资基金未能从投资标的退出,导致基金无法清算。
法院判决结果显示,基金投资到期后未能如约退出标的,更未按期开展清算工作,管理人未尽合同义务构成违约,应当向投资人赔偿损失。但是未进行清算的情况下,无法判断违约行为造成的损失。
多位购买了上海百瑞上述三只产品的投资人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他们此前大多购买过央企控股的百瑞信托的产品,后来上海百瑞将多位原百瑞信托的基金经理挖过来。售卖产品时,宣称上海百瑞是百瑞信托子公司,并表示项目兑付时,收益率至少在20%以上。
实际上,在2015年,百瑞信托已转让其所持有的上海百瑞全部股权。
2018年1月,百瑞信托在官网发表声明称,发现上海百瑞在多个平台上违规使用与百瑞信托有关的信息,要求其撤销或删掉与百瑞信托有关的信息。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百瑞董事长张元浩还是赣州昶洧、赣州昶洧香港公司、中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董事。而赣州昶洧香港公司的股东,仅有沈玮、张元浩两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致电张元浩,电话均处于关机状态。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2021年2月,赣州开发区工投认为赣南投资基金作为赣南新能源的管理人,未积极向公司提交赣州昶洧的营业情况报告,怠于履行执行管理人的义务。
据张华介绍,2021年下半年开始,赣南投资基金再也没有投资新的项目,“投的4个项目,有3个都在亏损。”
2022年7月,南方周末记者多次拨打赣南投资基金董事长陈士则的电话,但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张华透露,陈士则上个月已失联,公司员工亦在近期接受警方问询。
7月13日,针对投资赣州昶洧相关事宜,南方周末记者致电赣州城投集团,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此事。赣州开发区工投工作人员表示,了解过后再行回复,截至发稿未获回复。江西赣铁建工集团电话无人接听。
(应受访者要求,张华、吴名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

今日头条
免责声明:文章来源转载今日头条优质自媒体,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转载无任何商业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感谢您的理解,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0粉丝

6124帖子

排行榜
作者专栏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

全国服务热线:

189-8727-5712

网站名称:中享网

运营中心:云南省昆明市

联系邮箱:314562380#qq.com

Copyright   ©2014-2023  中享网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中享网     ( 滇ICP备16008358号-6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所刊载的各类形式(包括但不仅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的作品仅供参考使用,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站所有资源收集于互联网,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滇公网安备 530111020012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