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企业商务信息发布服务
 微信公众号
中享网

快递30年:四通一达的生死战,顺丰、极兔搅局,行业背后的真相

[复制链接]
zxw88 发表于 2022-7-25 06: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984年深冬,海拔3100米的四川木里县,寒风呼啸。
街头一处简陋的民宅里,走了28年马班邮路的王有才,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把缰绳交给了19岁的王顺友:
这个班,以后就交给你了。
一匹骡子,一条山路,填满了王顺友此后30年的人生
073505jj9nff05onaifmjd.jpg
穿梭在大山里的王顺友
584公里的山路,一个月往返一次。他要在零下20多度翻越4000多米的察尔瓦雪山,即刻又进入40多度的雅砻江河谷。
穿梭在这个无人区,王顺友遭遇过死神的威胁,目睹过冻死雪山的活人,更见过大水卷走的商队。但他却时刻念叨着:我是一名邮政人!
然而到了今天,你搜索“中国邮政”,往往看到的却是“为什么没有倒闭”的质疑,以及铺天盖地的讨伐...
073505lvex0i9k20nainfe.jpg
知乎搜索“中国邮政”
从民族的灯塔,到时代的弃子,邮政走过了开放初期的星辰大海,走过了草莽时期的人间乱象。但真正令其沦落至此的,却是一茬茬后起之秀用躯体、血泪、金钱搅动的战争,也有快递这门生意的底层逻辑。
1、分家大戏

1992年南巡讲话后,大陆的开放进程就坐上了火箭,外资也小心翼翼地吃了回螃蟹。
为了充分利用中国的人口红利,外资通常都将工厂建在内地,门店设在香港,一方面贴近国际市场,另一方面也有着贾跃亭“下周回国”的盘算。
但缺点也很明显,每次上新都要托人捎回香港,中间自然少不了一笔费用。
这让22岁的王卫一顿狂喜,当即就有了薅外资“羊毛”的念头。
第二年,他就揣着东拼西凑的10万块钱,在广东佛山成立了“顺丰”,专门做跑腿的生意。
073505bc0nbidir1gnuuci.jpg
90年代,往返香港的“水客”
到了1996年,王卫已经拿下了珠三角70%的业务,顺丰也成了人尽皆知的“快递帝国”。
相比顺丰的无敌是多么寂寞,千里之外的杭州则顶着计划生育“下”了一窝。
1993年,桐庐人聂腾飞拉着一众老乡成立了“申通”,帮出口公司往上海送单据,赚跑腿费。
然而,仅仅过了5年,“桐庐全村的希望”就随着聂腾飞的过世四分五裂。
073505ksg11gzj11gaj73j.jpg
“桐庐帮”关系网
妻子陈小英接管申通,胞弟聂腾云创建韵达,财务张小娟夫妇成立圆通
同乡赖海松最狠,直接拉着老东家的半壁江山成立了中通
分家后的四家快递,江湖人称“桐庐帮”。
至此,第一批快递大军集结完毕,他们将开启一段既狗血、又离奇的商业大战。
2、躺赢和卷狗

关于快递行业,其实有两种活法:一种叫时效件,一种叫电商
时效件的覆盖群体多是文件、票据、奢侈品等,对安全性和速度要求较高,往往涉及到航空运力,主要赚当日达、次日达的品牌溢价。
但重资产的成本负担、购买飞机的行政审批,又让多数玩家望而却步。
多年来,时效件只有邮政EMS顺丰两家,一个做写字楼生意,一个握着录取通知书的铁饭碗,井水不犯河水。
073505llfe48fffpfibfp3.jpg

相比之下,电商件已经从蓝海杀成了红海,又从红海杀成了紫海。
电商件,顾名思义就是网购商品,对安全性要求较低,速度也低于时效件,本质上还是“搬运工”,便宜决定一切。
主要玩家是桐庐帮,和阿里爸爸一手带大的百世,简称“四通一达”。
申通分家后,为了争夺“跑腿费”,桐庐帮直接掀起了内战。
将异地派送费从70打到20,后来还是念及“往日情分”,才统一定价18元。
073505fx3r34r376zbp7dz.jpg

但在2005年,牵手淘宝的圆通却做了红杏,起手就将价格干到了12元。
随后,申通、中通、韵达、百世纷纷摸着圆通过河,又杀到了8元。
到了2008年,电商件已经成了通达系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比8成以上。
拥抱淘宝那刻起,价格战的深度内卷,就成了通达系唯一的出路。
3、中通反攻

2011年,国际快递巨头DHL在中国摔了跟头,一度人和业务集体出走
到了年底,这家号称“最懂中国”的巨头贱卖在华股份,跑路前酸溜溜地说了句:
我们看不懂中国...
073505kppkapv1azb63z21.jpg

事实上,DHL退败背后,是一场中通精心谋划的反攻。
早在2005年,中通就用杭州到广州、杭州到北京的跨省班车,拉低了运输成本。
随后,中通又推出ABCD四档“有偿配送”,激励欠发达地区。
比如,西藏运费4元,东部1.5元。这种差异化收费,让中通的扩张坐上了火箭。
但中通真正的神来之笔,却是自建“梁山”。
在那个电动车比快递员值钱的年代,经销商往往给送货车投保,不给员工上保险、交社保。
073505ax3ux2ye3812usdg.jpg

2010年,中通施行“全员持股”,将员工和管理层的利益深度捆绑,IPO前中通员工持股26.5%。而圆通只有2.25%,韵达2.19%,申通为0。
三项准备工作完成后,中通又引入红杉资本的“弹药”,扭头向同行举起了屠刀。
中通一上来,就将单价拉到6元。
紧接着,又抛出“10元3票”、“1000元包仓”的跳楼价,靠电商件吃饭的快递被迫跟进。
当年双十一,韵达北京金融街加盟商失联,只留下21名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以及20000个包裹...
073505nn33be44ll761lz2.jpg
韵达北京加盟商失联
DHL、UPS、美国联邦快递等国际巨头,更是被通达系按在地上反复摩擦。
到了2012年,中通市占率登临榜首,而代价却是行业服务质量的整体下滑,导致网上骂成一片。
以至于每年都有“看得见的手”呼吁快递行业“苦练内功”,但这就和大家都同意“吸烟有害健康”,却没人做一样。
因为所有人只有一个目标:宁愿累死自己,也要饿死同行!
4、快递的镰刀

2017年,中国快递行业结束了十多年的甜蜜岁月,增速直接从50%腰斩到28%。
增速下滑,预示着增量向存量转移,想扩大份额只能抢,也成了新一轮战争的导火索。
073505e79n2pmvm7vhvssv.jpg
快递行业增速
此时,头部玩家已经跨过了“2000万日单量”的盈利生死点,具备明显的成本优势。而新玩家入场的成本,却越来越高。
换句话说,快递走向寡头时代,只是时间问题。
2018年爆发的价格战,也成了头部对小散的收割——你降多少,我就降多少,反正先扛不住的是你。
剧本也确实如此。
2019年3月,国通快递全线熄火,全员实现“家里蹲”;
一个月后,全峰快递终止业务,仅剩的44辆卡车被拍卖;
再过60天,优速快递惨遭并购;
到了10月,全一快递全面停工,就连凡客旗下的如风达和唯品会的品骏快递也被打回了娘胎。
073505vxlmuiime5iorlue.jpg

随着中小品牌出局,快递市场集中度在2019年达到巅峰,“四通一达”+顺丰的6大巨头瓜分了80%的市场份额。
如果深入剖析,不难发现价格战就是打“成本”,谁的成本低,就能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但问题是,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万一有不要命的持续亏钱也要和你打怎么办?
5、“飞”来的兔子

2015年5月,OPPO雅加达发布会上,印尼区CEO李杰当着上千名经销商的面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
他将离开OPPO,兴办自己的快递公司J&T Express(极兔母公司)。
073506wvmhwfylvv6luzpy.jpg
极兔创始人,李杰
李杰不仅是OPPO撬开印尼的开国功臣,还将OPPO的市场份额做到了印尼第一。
而他切入物流,初衷也是向OPPO提供服务。
短短四年,J&T就凭借OPPO的销售网络,将业务拓展到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等国,跻身东南亚第二大物流商。
2020年,J&T“借壳”龙邦快递杀进国内市场,更名为“极兔”
073506q696ddok9lxdr96r.jpg

一上来就极兔就牵手同为“段永平系”的拼多多,将义乌发往全国的快递砍到了1块钱,直接京东当地“打招呼”:不得用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
1块钱,是业内公认的成本极限,再低就要亏损,但极兔的战略就是——用亏损换份额。
仅仅10个月,极兔就达到了“日均2000万票”的盈亏线。而完成这个目标,申通用了25年,韵达19年,圆通18年,中通16年。
以至于顺丰2021年一季报出炉后,有媒体将两者凑在一起,一本正经地分析:
一只兔子,如何将顺丰打得跌停...
事实上,极兔跟顺丰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反倒是通达系在全网封杀,禁止经销商接极兔的单。
073506zgh6pxp6m472yx3x.jpg

但对末端而言,蚊子再小也是肉,他们直接整了个“曲线救国”:不让我接,换我表弟接,再把我的库房借给他....
战争打到现在,极兔不仅没有被按倒,反而把“四通一达”干成了“三通一达”——68亿收购百世快递。
如果说,极兔的搅局是自下而上的进攻,那么顺丰的入局,就是自上而下的降维打击。
6、顺丰=通达系?

时效件的日子虽然很稳,但顺丰从未放弃对电商件的觊觎。
早2013年6月,顺丰就以6折收揽电商件,掺了一脚四通一达的价格战 ,结果高昂的成本差点让2014年利润腰斩。
073506onnt6jsotxjox256.jpg

3年后,顺丰又想了个新招:用集中揽件代替上门取件,降低成本
对于中小客户,顺丰还推出了“日均200票每单17元”、“300票每单15元”的优惠大礼包。
但当时通达系正打得你死我活,单价早就跌破了5元,顺丰再度关灯吃面。
到了2019年,顺丰再次搞了个骚操作:用闲置产能做电商件,取名“特惠电商”。
“特惠电商”直接将成本降到了5-8元,顺丰也很够义意思地给出了5元的价格,每单略亏。
短短一年,特惠电商就做到了日均600万票,也让顺丰的扩张坐上了火箭。
073506k84kaqea48bjuwzu.jpg

顺丰将战争打到了大气层上,但用飞机做电商件,也多少有些别扭,2020年巨亏10亿,特惠电商至今还没盈利就是证明。
即便如此,2020年顺丰依旧以不足10%的市占率贡献了73亿的利润,与通达系加起来的76亿(市占率60%)相差无几。
因为在本质上,顺丰和通达系是两种路线:一个自营,一个加盟。
自营模式就是将收件、分拣、运输、配送等环节抓在手里,往往资产重、成本高,好处是能掌控利润。
加盟模式是将取件、配送外包给加盟商,优点是资产轻、扩张快。但缺点也很明显:对客户缺乏议价权、质量难以管控,还容易被策反。
典型的例子是:京东物流去挖韵达的网点,快递小哥们当场就换了工作服,原因粗暴简单——韵达连电风扇都没有,京东却承诺装空调...
073506dggb3pggh0bzsf3a.jpg
快递堆里绝望的身影
7、人民的使命

当时间回到1993年,还是“水客”的王卫们不会想到,中国快递会成为新一代卷王。
30年后,水客早已在资本的洗礼下跻身巨擘,他们用对手的骨灰、同行的眼泪、金钱的余晖,铸起了民营快递野蛮生长的逐利底色。
相比之下,中国邮政却走过了“佛系”的30年,但翻开《邮政法》第一条,你能看到:
国家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邮政普遍服务,保护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建国初期,邮政是游子、家人唯一的联系方式;
90年代时,邮政是快递、电话普及的落日残阳;
事到如今,邮政是角落里那抹不曾熄灭的烛光。
祖国最南端的三沙群岛,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远在南极的中国科考站,飘荡在宇宙的空间站,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一定有中国邮政。
073506qxmubp4umapmbeu3.jpg
五湖四海的邮政人
在一个追求实效的快节奏时代,纵使饱受争议与闲言碎语,邮政却从未忘记使命:国人通信的基本保障。
2021年5月30日凌晨,56岁的邮递员王顺友在木里县去世。
整整32年,他在大山里独行30万公里,没有延误一期邮班,没有丢过一份邮件。
葬礼上,三位马班邮递员哼唱着歌谣送别:
马班邮路长又长,山又高来路陡峭。情注邮路不畏险,爱洒人民永不悔...
073507hjhgxbhwlt3gwmhe.jpg
王顺友孤独的身影

今日头条
免责声明:文章来源转载今日头条优质自媒体,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转载无任何商业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感谢您的理解,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0粉丝

6124帖子

排行榜
作者专栏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

全国服务热线:

189-8727-5712

网站名称:中享网

运营中心:云南省昆明市

联系邮箱:314562380#qq.com

Copyright   ©2014-2023  中享网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中享网     ( 滇ICP备16008358号-6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所刊载的各类形式(包括但不仅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的作品仅供参考使用,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站所有资源收集于互联网,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及时删除!

滇公网安备 530111020012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