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中享网 首页 情感 情感故事

女同事借洗澡诱惑我的性爱故事

        男人对女同事的浮想联翩,不止于因工作关系密切而造就的“贼胆”,还在于男人本来对女同事的“贼心”。幸好,绝大多数的男人,或者因为不够胆,或者自己德修深厚,或者女同事已作他人妇,自己的“贼心”才得以放在自己胸里,悄悄跳动……

        穿着暴露的女同事

        我的女同事小惠很漂亮,比我小四岁。她住在市区外,而她在市区上班,来去坐公交车要近一个多小时,很不方便,而我家离公司走路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所以基于同事感情也好基于我们关系比较好也好,我就特意在家里给她收拾了一间房子,让平时午休睡在那里。有时加班晚了,她就干脆住在我家了。她不觉得有问题,我当然也更乐意不得。

        小惠生性活泼,特别爱赶时髦追求时尚,她在我面前总是大大咧咧的,有时弄得我很尴尬,她从来不叫我名字,而是叫她给我起了个花名。有一次我们吃饭时别人就问她:小惠,人家有名字,你干嘛总叫他笨熊呀?她就咧着嘴说:什么张佳杰,好难听,听着像张家界。我们公司里那些人都喜欢拿小惠开玩笑,说我们俩那么腻,干脆在一起算了。她大大咧咧的大笑一声,其他同事也随身附笑着,我也弄得面红耳赤。

        小惠总喜欢穿那些暴露的衣服,有时手一抬,能露出二分之一的腹,腰一弯,能露出三分之二的背。我是个传统教育出来的人,有时看不过眼了,就说她:“小惠,你穿这身到公司就不怕别人说你呀?”

        她听了就一瞪眼,“是你自己看不下去了吧?现在女孩不都是这么穿吗?”弄得我很没趣,只好灰溜溜地走开了。

        夏天的丝袜事件

        小惠在我家呆久了,把一些洗漱用品,换洗衣服也慢慢的搬进来了,就这么在我家张扬地生活着,直到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

        那是个夏天的中午,我和小惠一起吃了午饭后,我就去睡觉了。睡得半梦半醒时,突然觉得边上有人,睁开眼一看,小惠坐在床头,正在往腿上套丝袜。我问她干什么?她说公司领导真是变态,刚发短信来说,下午有省公司的来检查工作,大夏天的非要我着制式套装穿长袜,这不我刚从楼下买来一条,借你的香水来喷几下,新买的有点味。

        她坐得离我很近,香水味飘到我鼻子里,窗外的阳光照在她雪白的腿上,纤毫毕现。我迷迷糊糊的大脑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一下子把她捺在了床上,吻她,在她身上到处乱摸。小惠开始给吓呆了,等她明白过来了,就拼命地反抗,边反抗边说:“不要,不要啊”

        我一下清醒过来,傻在了那儿。小惠就势摆脱了我,抓起衣服冲出门外,“咣”的一声把我家的门狠狠地带上了。

        我呆若木鸡,懊悔一下子涌上了心头。我在暗骂自己,怎么能对她这样做!以后公司相处太尬尴了!

        就算她不揭发我,但我和她之间的良好关系算是完了!像是小惠没跟其他同事谈起,可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生怕东窗事发。在公司上着班也心神不宁。小惠连着好几天没来我家,直到另一个同事有一天觉得不对劲了,说这几天怎么小惠没去你那午休啊。我随口说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可能是小惠也耳闻到一些议论吧。她发短信说今天中午去我那,我回说好。中午她刚进门那一刻,我羞得无地自容,头都不敢抬。可她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照样亲密无间地和我说话,这下轮到我愕然了。

        小惠借洗澡诱惑我

        以后小惠又和以前一样,中午常来我家睡午觉。她对我还是那么随随便便的,好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我却老是觉得别别扭扭的,她越是什么也不提我越是心虚。有时公司见到她,会不知所措地胡问一句。弄得其他同事又奇怪了,说最近你怎么怪里怪气的,什么时候和小惠变得这么客气了?她们这一问,我更是紧张,越是想装得没什么,越是像在做贼,一天到晚心里装着事,人也恍惚起来。

        一天加晚班回家,没想到小惠正在做饭。她今天不是不用加班吗?小惠说,知道我今天加晚班,所以特地没走做点宵夜给我吃。我感动不已,更为前段时间的事懊悔不已了。吃饭时,我几次想向小惠道歉,都被小惠把话题岔开了。吃完了饭收拾完了,她说天热要去洗澡,我就忙躲进书房看书。正在心神不定时,听见小惠叫我:“笨熊,帮我把桌上的润肤水拿来!”

        我听了吓了一跳,出了书房一看,天,卫生间里冒着蒸气,水哗哗地响着,小惠洗澡竟然不关卫生间的门!我进退两难地站在那儿,心“咚咚”直跳,紧张地直出汗,可这次的紧张与上次完全不同,这次的紧张,确切地说是怕,怕小惠有什么不良的冲动了。我正在那儿犹豫,小惠又在那儿催了,“你快点呀!我急着用呢!”

        我一咬牙说:“小惠,你把卫生间的门关上,我把润肤水放在门口,你自己拿吧!”

        她却直催:“不!你给我送进来!”“哦”我简单的应了一声,心里却激动万分,期待着有事发生就好了。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快点啊,你磨蹭什么呢?”小惠又来一嗓子。一下子惊醒了陷入恍惚中的我。

        “我发誓我真的是脑子突然一下子蒙了,不是故意要走进去的,是你的那句给我送进来,然后这个念头占据了我的大脑,我都来不及想其他的就走进去了。”我木然的解释着。小惠噗嗤的笑着。我们俩就这样在浴室里呆呆的站着。几秒、十几秒、几十秒过去了。此时,我倒突然胆大了。也许是因为意识到小惠没赶我走吧。

        “可以吗?”

        “恩”

        我跟小惠就在浴室发生了性关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粉丝1 阅读585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