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中享网 首页 爱情 爱情故事

花开就嫁了吧

《花开就嫁了吧》

安若雪 原创

三年前,他离开时。只留下一片尚未盛开的薰衣草,和一句“花开就嫁了吧。”

而她,满世界寻找他,却始终没有他的消息。

”每个人,都要为曾经犯下的错买单。”一年前,麦依依的父亲留下这样一句话,从此离开了人世。

两个她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一个不知所踪,一个选择用自杀的方式,离开了她。

五月,薰衣草已经盛开。

这一大片紫色薰衣草的花海,曾是麦依依的梦。

(1)

三年前,那个下着滂沱大雨的午后。沈小军的父亲发现了,麦依依的的父亲和自己的妻子刘丹,不寻常的关系。

沈汉年一气之下,把他们推下了河。

看着在河里挣扎着的妻子,沈汉年慌忙之中也跳下了河。

可是由于当时雨势过大,很快,沈汉年和刘丹都不见了踪影。

而麦依依的父亲,却游上了岸。

经过两天的打捞,沈汉年和刘丹的遗体终于找到。

“麦浩天,我恨你”沈小军歇斯底里的哭喊着。怎能不恨,他害死了自己最亲的人。

麦依依也失声痛哭,不知该如何是好“小军,对不起对不起”麦依依用颤抖的声音,把几乎断成只言片语的话好不容易讲完。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沈小军的泪水决堤而下。

突然,沈小军猛的一下站起身向门外跑去,拿着刀对着麦浩天。

麦浩天闭上眼睛,像是在为自己做的事情买单而做的准备。

“小军,不要”麦依依跟着跑出屋外,站在两人的面前。

沈小军手中的刀越握越紧,可是麦浩天死了又能怎样,自己的父母再也回不来了。想到这里沈小军的心再次刺痛着,手中的刀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明亮的响声。

“小军,我是个罪人啊,千错万错都在我”麦浩天的脸色苍白,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他的内心是痛苦的,毕竟两条人命,是因为他才失去的。

“依依,麦叔,小军”贺小武从家中赶来,看着眼前的三人,蹲下身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刀。

“小军,我们把叔叔阿姨安葬了吧”贺小武继续说着。

沈小军停止了抽泣,却不再说话,而是跪在了父母的面前,久久没有起身。

麦依依也跟着他跪在地上,看着几天来憔悴的沈小军,和已经永远闭上眼睛的沈爸沈妈。麦依依的手紧紧握着拳,她能恨自己的父亲吗。

(2)

沈小军的父母下葬的日子,这一天下着毛毛细雨,是不是老天也在为他们哭泣。

“小军,就让叔叔阿姨安心的去吧”贺小武望着跪在墓前的沈小军。

沈小军还是不说话,像是没有了知觉的一般。

“小军,起来吧,我们下次再来看他们好吗”麦依依看沈小军无动于衷,只好扶他起来。

回家的路,突然变得很漫长,三个人并肩走着。曾经他们三个无话不说,青梅竹马。可现在,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父母都不在了,以后自己一个人该怎么办。沈小军麻木了。

三人走后,墓前又来了一个人,那个人是麦浩天。

麦浩天重重的在墓前磕头,额前已经有了明显的血丝。

“如果当初,如果当初……”麦浩天像是在自言自语着。

雨,还是停了。

可是,会有彩虹吗?

麦依依下厨做了饭,都是沈小军平时爱吃的菜。

“麦依依,你滚,给我滚远点”沈小军心里那团怒火终于爆发。

“小军,别这样,依依她没有错”贺小武护着麦依依,生怕她会受一点点伤害。

可麦依依却拉住了贺小武“小武,没关系,他心里好受点,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是的,麦依依爱着沈小军,为了他,麦依依可以付出一切。

可有谁知道,贺小武爱着麦依依,为了她,他一样可以付出一切。

“我的爸妈被你爸害死了,你知道吗,可你,做了这么多菜,你很高兴是不是”沈小军用力的,掐着麦依依的手腕。

疼,是肯定的,可麦依依没有出声,也忍住了即将流出的泪。

贺小武扯开了沈小军的手,“凭什么你把一切都怪在依依头上。”

沈小军冷笑“我就知道,麦依依你跟你爸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早就勾搭上了吧。”

贺小武咬牙切齿,终于一个拳头重重的打在了,沈小军清秀的脸庞“沈小军,你混蛋,你不能这样说依依”。

“怎么,这么快就心疼了”沈小军对刚刚那个重重的拳头,无动于衷。

原来,自己在沈小军的心里,是这般的不堪。麦依依收拾着,被沈小军打翻了一地的饭菜。被破碎的陶瓷碎片扎破了手指,眼泪也跟着掉落,血和泪在地上融合。

而麦浩天,在门口偷看到了这一切,他犯下的罪,自己的女儿在为他买单。

(3)

从那以后,麦浩天日日把自己关在房里买醉。

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她爱着的人,麦依依心里很乱,究竟她应该怎么做。

已经连续下了半个月的雨,这一天,麦依依来到沈小军的家。

门没有上锁,可是沈小军不在家。一旁的书桌上放着一张纸条“花开就嫁了吧”纸条上有一片已经干了的泪痕。

麦依依顾不上拿伞,冒着大雨往外跑去。

“小军,小军,小军”麦依依一路跑一路喊着。

沈小军会去了哪里呢?

麦依依打车去了火车站,可是这人海茫茫,她该去哪找沈小军呢。

他走了,他就这样了走了。留下一片尚未盛开的薰衣草,和一句花开就嫁了吧,消失在这冰冷的雨中。

手中那枚戒指,耀眼的光芒,让麦依依的双眼刺痛。这是麦依依生日的时候,沈小军送给她的礼物。

如今,是否成了最后的纪念。

“他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麦依依这样一遍遍的告诉自己。

“依依”贺小武一样浑身透湿的,出现在火车站。

两个为了爱情,狼狈不堪的人。

“依依,先回家吧,换身衣服,不要着凉了”贺小武的眼里满是心疼,他爱她,就如麦依依爱着沈小军。

第一次,麦依依靠在了贺小武的怀里。

是因为爱情,更多的是因为心疼,贺小武想要时间就这样停止。他甚至希望,沈小军这辈子都不要再回来,那样麦依依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4)

沈小军家的院子里,种下了一大片薰衣草,麦依依每天都会到这里来,等着薰衣草盛开的时候。

麦依依把家里收拾的很干净,她相信沈小军一定会回来。

沈小军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而qq头像也一直是灰色。

麦依依在网站上,开设了一个自己的贴吧,名字为(薰衣草)。她拍下每天薰衣草的样子,传到贴吧,总有一天沈小军会看到的吧。

麦依依在贴吧里,写下了他们的故事

没想到,《寻找薰衣草少年》火速窜红,麦依依有了不少粉丝,更有杂志社提出与她签约。

几个月时间已经过去,薰衣草已经盛开。美丽的令人窒息,麦依依闭上双眼,想象沈小军回来的样子。

身后的脚步声在靠近,他真的回来了吗?

麦依依高兴的转身,看到的却是贺小武,那股失落感油然而生。

“依依”贺小武早已看出了麦依依的心事。

“他还是没有回来”麦依依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相机。她是多么希望,转身看到的会是沈小军,然后给她一个久违的拥抱。

这难道已经成了一种奢求吗?麦依依在心里问着自己。

一袭白色长裙的麦依依,在薰衣草的花海里,像一副无与伦比的画。

“依依,你真美”贺小武的视线,久久的放在麦依依的身上。

麦依依的脸蛋很快就红了,她当做没听到,忙着把今天拍下的薰衣草放到贴吧里。

“依依,跟我在一起吧”这么多年来,贺小武到今天才鼓起勇气,说出了藏在心里的想法。

“小武,你知道,我爱的人不是你”麦依依毫不犹豫拒绝了贺小武。

他怎会不知道,麦依依的心里只有那个叫沈小军的少年。

“可是,如果他不回来呢?”贺小武用忧伤而疑惑的眼神看着麦依依。

这是麦依依最害怕听到的,是啊,如果他真的不回来呢。

薰衣草少年,你在外过得是好是坏。

(5)

这份爱情是否注定,就只能这样成了三个人的守望。

麦依依在等着沈小军回来,贺小武在等着麦依依可以接受自己。

“依依,是爸爸对不起你”半年的时间,麦浩天的容颜却苍老了许多。他们父女,很久没有坐下来好好说说话了。

“爸,都过去了,我们不提了好吗”

麦依依也曾无数次怪过自己的父亲,可是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不是吗。

“不,依依,爸爸犯的错永远都弥补不了,我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他们”麦浩天说话的声音激动了起来,突然脸上的表情扭曲了,脸色很难看,似乎很痛苦。

“爸,你怎么了,爸”麦依依忽然想到了什么,很快,从抽屉里拿出白色的小药瓶。

“依依,爸爸活不了多久了”服用药后的麦浩天,开口说着。

“不会的,爸”麦依依摇摇头,虽然知道父亲有严重的哮喘病。

这时候,贺小武手里提着大大的塑料袋子,走了进来。“麦叔,依依”贺小武依旧笑的那么阳光。

“小武啊,你来了呀”很明显,麦浩天很喜欢贺小武。

“麦叔,我拿了两条鱼过来,给你补补身子”贺小武指指手中的袋子,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厨房。

麦浩天忍不住叹了一声气,贺小武是个不错的孩子,可自己的女儿不爱他。

是上天对自己的一种惩罚吗,可错的不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啊!

麦依依也心事重重,自己欠贺小武的,要怎么还。他越是对自己好,她心里就越过意不去。

时间,是否真的可以淡忘一切。淡忘到自己会忘了,那个叫沈小军的少年。淡忘到有一天,贺小武也不会再这样的为自己付出。

如果可以,麦依依真的希望可以回到从前。

可是,面对现实的时候,没有如果的存在。

(6)

这一天,麦依依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而这位不速之客,却是贺小武的母亲。

贺小武的母亲气冲冲的闯进麦家,指着麦依依的鼻子破口大骂。“说,我们家小武是不是拿了鱼给你们”

麦依依差点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

“妈”贺小武随后也赶了过来,拉着自己的母亲就要往外走。

麦依依已经意识到了问题,从身上的口袋里掏出钱递给贺小武的母亲“阿姨,那鱼算是我买您的”说完关上了房门。

“这还差不多”贺小武的母亲数着手上的钱,心里乐滋滋的。

“妈,你怎么能这样,那是我给麦叔的”贺小武很生气。

“你小子,老娘养的鱼,是要你送来做人情的吗?我跟你说,别被她外表迷惑,那是个狐狸精,跟她爸一样不是什么好人。”

麦依依靠在门上,听到了这番话。

“狐狸精”她说她是狐狸精,为什么一句话会那么的伤人。

门外,贺小武的母亲的依旧喋喋不休。

门内,麦依依忍住决堤的泪水。

麦浩天同样的,在房里听到了这一切。是他,害得自己的女儿被人说成了狐狸精,受尽了委屈。

贺小武敲着门,可麦依依始终没有开门。

“依依,对不起,我为我妈说的话向你道歉”门依旧没有开,贺小武说完这些,便离开了麦家。

还要经历多少磨难,多少岁月沧桑。

麦依依逼自己静下心来,打开电脑,开始今天的写作。

麦依依在贴吧里这样写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可以有如果”

麦依依唯一可以诉说心事的地方,只有这个贴吧。

(7)

如今已是三年后,又是薰衣草盛开的季节。

这片薰衣草花海,曾是麦依依的梦。

可现在,却让她痛苦不已。

三年来,麦依依满世界寻找沈小军。却依旧音信全无。但麦依依依旧坚信,沈小军一定会回来。

这三年,若不是贺小武陪着自己,她恐怕真的会走不下去。

“依依,嫁给我吧,我一定好好照顾你”贺小武手捧玫瑰,单膝跪在麦依依身前。

麦依依感激他,可感激不是爱情。

她摇摇头,没有接受贺小武的求婚。

墙上那张灰白色的照片,父亲笑的和蔼可亲。

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一个不知音信,一个用自杀的方式离开了自己。

永远都忘不了,父亲走时露出的微笑。

算是一种解脱吗?

麦依依再次来到沈家,拍下薰衣草的照片。

之后便开始打扫起了卫生,她想让沈小军回来时,看到的是一个干净整洁的家。

麦依依拿上扫把,准备扫地。

有人在身后,紧紧抱住了自己。

麦依依不敢出声,她不知道是谁。

会是那个她日思夜想的人吗。

她看到了一双白皙纤长的大手,他的右手背有颗痣,除了他,不会是其他人。

千言万语,都包含在了这个拥抱里。

“花开了”良久,麦依依轻声说。

身后的人走到她跟前,吻上了她的唇。

他瘦了,成熟了。

而她,也亦是如此。

”那么,你愿意嫁给我吗”

麦依依流下了眼泪,可这一次是幸福的泪水。

她等这句话三年了,不是吗。“我愿意”

不远处的贺小武,看到了终于露出笑脸的麦依依。

他知道,只有沈小军才能给她幸福,于是一个人悄然离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粉丝1 阅读1618 回复0
上一篇:
最美的童话发布时间:2019-03-14
下一篇:
老婆,我是喜欢你才怕你发布时间:2019-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