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中享网 首页 爱情 爱情故事

十年,我们再相约

        十年,我们再相约

        一

        十年,又是一个十年。明月之夜,松冈下你的容颜可否依旧?

        弗儿,十年了。为夫又来看你了。

        又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韩退之的诗此时此刻放在这里,这个偏远带着一丝丝春寒的眉山来讲,无疑是非常合适的。经典美文摘抄

        散学了,所有的人都谦和地退了出去,王老师突然叫住我,悄悄地带着某些戏谑味道地说:喏,轼儿,可否哪天得闲去家里坐坐。

        我慌乱地看着老师。慈爱而和蔼可亲的脸上此刻正露出温暖的笑容。我抬头看了看外面轻抚屋檐的柳枝,若有所悟地说:好。

        于是,我跟在老夫子的后面走进了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屋子,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老师住的屋子,我甚至与把老师和曾经大声疾呼的杜甫做比较。但现在看来我并不完全正确。一个像贡生的家总还是有些颜色的。不大的房子外面,蓬松的杂草踩上去多少有点响动,推开门扉进去,里面的花已经开始结出蓓蕾。正愣怔间,我就发现一抹葱茏的绿色边上倏忽闪出两张玉盘般的脸来。

        嗨嗨,这两个妮子。还没见过你呢。老师转过头笑笑。招了招手。我就看见两个一红一绿的姑娘笑着跳过来。

        这是弗儿,这是瑞儿。王老师忙不迭地介绍,并嘱咐有客来,让她们自去备些吃食来。

        两个女孩子冲我笑,然后才轻盈盈地自个去了。

        三

        那个红衣女子后来就是我的第一个妻子。她陪我度过了十二年的时光,看着我从一个少年变成一个青年,一个开始蓄起胡须,束发就读考取功名的公家人。

        那天,老师就是领我去看人的。他曾经私下里已经找过父亲。父亲是一个急性子,他巴不得赶紧为我弟兄二人娶了亲,收了心,自然就有了责任,就可以开始考功名了。

        父亲的满口满应,自然让王老师喜出望外。他一直看好自己的学生,他常常说我是经天纬地之才,总会出人头地的,父亲也多多少少因此对我另眼相待。更何况,他早就听说老师家的大女儿贤能孝顺,温润如玉,有这样的好媳妇作伴,何愁苏家不能出人呢。

        事实如此。我也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如同一个开春的冰凌一般,每天只听见心头不停炸响的闷声。无数个绮丽多彩的梦在我的心头荡漾着柔波,我感觉自己正被即将到来的幸福淹没。

        四

        在挨着等日子的时候,我们哥俩在父亲的主导下,选定了一个共同大吉的日子,我们最终决定苏家的媳妇要同时进门。这个亘古未有的传奇只能在父亲这样一个充满想法的大家这里才可能实现。我看见祖父这个时候也收起以往顽童做派,一本正经的样子令人发笑。

        新娘子来了。一声高声唱喏。紧随而来的是热闹的鼓乐。大家都争先恐后围成堆,看这个号称高门大户的人家娶媳妇。凤冠霞帔联袂而来,我知道,在一个红盖头下是我梦寐的新娘,从此以后我们将要在一起生活,在一起苦乐相随。

        一切有条不紊,我紧张地看着红菱那端的瘦弱身躯,那个只有十五岁,才刚刚成年的女子,我生怕她有什么闪失。这是什么心态呀?我哑然失笑。结果一切顺利,我看着她款款莲步走向洞房的身影,心也终于跟着放下来。

        灯下看美人,美人如花隔云端。所有的旖旎就这样在日日的消磨中如流光日影。我甚至与常常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触。但我很快就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才刚刚三天,我的新媳妇就开始催促我读书了,当我遇见弟弟的时候,他也苦笑着看向我。看来我们一对难兄难弟。呵呵!

        我们就这样白天坐在家中院子里,对远远的山吟诵,对近处的花树放歌。晚上,我们更会在娘子的陪伴下作文弄赋。偶尔,我们还会有幸聆听二位夫人绝妙的琴音。在日复一日的考试临近中,这样的日子显得惬意而悠然。

        红袖添香,耳鬓厮磨的日子终于随着桨声欸乃远远抛在了后面。我们父子一行三人要去京城,临安的秋闱正等着一个时代的翻盘。

        皇帝的英明让我们父子看到了希望,欧阳修大人的改革更让我们父子充满了自信。一场突如其来的文风争辩让这个萧索的秋天变得无比炙热。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但让我颇为惊讶的是一个第二名的进士一下子让我炙手可热。我不得不游走于学派文风之间,忙着争议关于孰是孰非的辩题。

        终于我想到了远在四川的弗儿。我连忙写信告知我在这里的情形。好几个月后,我终于等到了她如珠玑般的字,我仿佛听见了她温润的嗓音。她的主意实际上就只有四个字:无欲则刚。我万分激动地抱着书信看了很久。我惊讶地发现原来世间懂我的人就是我的妻呀。

        五

        不久,一切尘埃落定。占据上风的自然是改革派。在欧阳大人的主导下,一场轰轰烈烈的古诗文革新运动风起云涌,那些太学体的老朽们一个个只能在苦闷了许久后败下阵去,终于偃旗息鼓了。

        我也已经被授予凤翔府签判。我的弗儿也早已经带着已经六岁的儿子来到了我的身边。儿子大了,父亲自然也懒得再管,他已经开始随波逐流了,他乐得放手。事实上,自从他在京城盛名已有的时候,他就已经萌生退意。他只是不放心自己的两个儿子,尤其是我这个有些执拗的儿子。但现在既然有了儿媳和孙子,相信一切都会不一样。他走了,带着无限的希望和微微的叹息,顺着烟波浩淼的江水回家了。

        但求安心。父亲的话像沉沉的月色让我和弟弟心头闪动着一丝迷茫。但很快少年人的天性果敢又终于让一切烟消云散了。

        我们需要奔赴各地为官了。我一路带着我的弗儿和迈儿。在南北江湖之间飘零。我已经不知道曾经多少次收拾行囊了。我常常略带着歉意对弗儿说:跟着我,让你们娘俩受苦了。

        弗儿将自己靠近我的胸膛,悠悠地说:一家人在一起,何言苦楚?我收获的诗满满的幸福。

        我看着她明亮的眼睛,噙着泪心里说:傻丫头,我也很幸福呢。

        我把弗儿搂的更紧了。

        六

        我是一个真正为朋友而活的人。我从来都相信,朋友该用心交,用真诚往。我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坏人。

        但有一天,一个我很相信的朋友前来拜访,我们俩人在一起谈笑风生,我第一个感觉到和朋友谈话竟会那么的快乐。但朋友一走,弗儿就从帘子后面走出来,若有所思地告诉我:这是一个不值得深交的人,你一定要小心,恐怕他将来会对你不利。我哈哈大笑,打趣似的说:弗儿,你多虑了。

        然而多年以后,我终于才知道,原来我的弗儿看人那样的准确。她慧眼识人的本领的确让我自叹不如。

        东湖潋滟的湖水常常让我流连忘返,我甚至总能闭着眼睛就可以走完整个东湖,我徜徉其中,带着我神采飞扬的妻儿,带着我的狐朋狗友,我们可以畅谈人生,可以调侃文学,可以思考未来,可以冥想天地。凤翔府留下我的记忆,我的快乐,我所有的幸福。

        七

        然而幸福总是被上天惦记,他像一个残酷的猎人。

        五月的东湖水依旧清澈明丽,五月的荷塘里充满了生机,田田的叶片让我感到了无比的惬意。但一想到病榻上恹恹的弗儿,我的心却怎么也难以平静。

        父亲,父亲。迈儿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当这天到来的时候,我依然还是万分悲伤。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才二十七岁呀!

        天不假年。我颓然坐在已然香消玉殒的弗儿面前,我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很多。我甚至于有一种欲悲无泪的感觉了。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我终于一头倒了下去。耳边隐约传来哭声。

        悠悠醒来的时候,我看到的是梨花带雨般的脸。

        从远方赶过来照看弗儿的妹妹王润之正用温热的湿毛巾擦拭我的脸。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是你吗,弗儿?

        回应的是簌簌而下的泪水。

        好多天我就这样如游魂般在东湖中浪荡,我找不到丝毫的方向。这之后,我没有了弗儿的照拂,我就如同一个无家的幽魂,直到后来我碰到一个同样善解意的温柔的女子——王朝云,我仿佛在她清纯的面庞上看见了我的弗儿。

        八

        父亲对我说:你太太跟了你,却无法享受你的成就。你该把她葬在她婆婆的身边。父亲说的对,弗儿不能东奔西颠,她必须有一个人陪着,这个人最好的当然是母亲。

        刚过一年,父亲就不行了。刚好丁忧归家,我索性一起,扶了灵柩回家。我带着我的弗儿回家。

        一路上,水载着我们一家,也载着我沉沉的心事。我就在想,几年前,也是这样的日子,弗儿曾经就这样站在岸边送我,又几年,弗儿坐船投奔我,而今,我却只能带着她和父亲的魂魄归来。她该有点怨我了吧。

        我在弗儿的坟周围的山坡种满了松树,我期待弗儿能像巍然挺立的松一般,长青。

        九

        十年了,弗儿,你可曾还记得我?

        我的心里永远惦念着你,惦记着这片孤独的松林。在这里,父亲母亲可能与你畅谈,但我想总不如我,总不及我能与你谈的高兴,谈的尽兴,谈的可歌可泣可悲可乐。

        在这里,你的心里是否还是悲凉。

        这些天,我总能想起你,想起你温柔的笑,想起你温润的手,想起你可亲的脸,想起你动听的嗓音,想起你对我远走的殷殷叮嘱。

        弗儿,不要悲伤,不要独自落泪,为夫来了,带着无比的愧疚,带着伤痕累累的心事,我愿意对你倾诉,愿意对你告白,愿意对你说尽我内心沉甸甸的关切。

        曾记得你刚来时,你是那样的美,你如款款而来的春风,让我冰冷的心消融如雪,如冰。轩窗下,你垂下的头发散发着幽香,我多想再次回到从前,能够像张敞一般,和你共剪烛线。

        为夫替你,也替我写下一段悄悄话,现在就化了,让一切都在无言中流落成尘。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里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将来总会有那么一天,为夫也长眠了,再一起来陪你。可好?我的弗儿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粉丝1 阅读2677 回复0
上一篇:
烟柳寒梦,捧一撮红豆寄情愁发布时间:2018-08-29
下一篇:
爱情是两个人的寂寞发布时间:2018-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