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中享网 首页 爱情 爱情故事

可不可以让我再爱你一次

        小时候,大人们经常告诫我不要去隔壁那个院子里玩儿。  

        我疑惑,为什么啊,它就在我家隔壁,难免调皮的我会禁不住诱惑跑了进去,因为,隔壁的院子里长着一棵石榴树,我们围墙又矮,又大又红的石榴常常馋的我挪不开步子。  

        我哭着闹着要父母带我去摘石榴,我发誓摘了石榴就出来,绝不动他们的任何东西,虽然,自我有记忆起隔壁从来就没有人住过。  

        父亲瞪着我,敢去打断我的腿。我怯怯的缩着脑袋可怜巴巴的瞅着他,瞅着那又大又红的石榴。  

        终于,在那天下午我和小伙伴们怂恿着从我家翻进了隔壁的房子。我们小心翼翼的蹲在墙角边,待确定没人时才蹑蹑的跑到石榴树下面,正准备拳拳欲动父亲的吼声吓住了所有人,小伙伴们作鸟兽散飞也似的跑了,只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石榴树下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及时而来的母亲阻止了盛怒的父亲,不然我肯定又是一顿好打。反倒我被吓得大哭大闹,最终以跪搓衣板而终结。 

        晚上,奶奶心疼的抱着我,一边给我揉腿一边给我剥我渴望了很久的石榴,虽然这只是在集市上买的。  

        “奶奶,隔壁的石榴再不吃的话就长坏了,大人为什么就不准我去摘?”我这样问。  

        奶奶叹了口气,跟我讲,这里曾尘封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三十多年前,隔壁的曾是有人住的,那时经济条件还不是很好,家里除了一个用了很多年的收音机就实在找不出别的电器。

        隔壁住着一家三口,唯一的劳动力就是他们的女儿彩蝶,父母们年事已高,母亲卧病在床,父亲身体还算硬朗,但是又不能做重活,自然家里所有的经济负担都得由彩蝶一人扛着。  

        彩蝶本来是有一个哥哥的,在他二十岁当兵那年死在了抗洪的路上,所在的军队又恶意扣留了上面补个他们家的钱,父母们为此肝肠寸断,那时彩蝶只有十岁。  

        十岁,本该是在父母怀中撒娇的年纪小小的彩蝶却开始学会如何挣钱,怎样挣到钱。那时奶奶才生下我爸,爷爷又出外省打工一直没回来,家里情况一团糟,最后奶奶请彩蝶来看护尚在襁褓之中的我爸。  

        于是,这一看护,就是十年。  

        可以说,爸爸对彩蝶的感情比对奶奶的还深。  

        这十年,彩蝶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爸爸也成了一个比我还调皮捣蛋的野小子。  

        终于,在彩蝶二十四岁那年他父母终于为她说好了人家。  

        本来在当时那个年代彩蝶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奈何家中就生下她一个支柱,如果连她也走了的话那么她的父母将会有谁来照顾?所以这一托就拖到了二十四岁。  

        对方是一个从孤儿院里长大的男孩儿他叫于城,比彩蝶还小四岁,比我爸大六岁,我爸非常讨厌他。  

        于城是甘愿到她家做上门女婿的,因为他自小就没了父母根本就不知道父母的模样。  

        也许是被他的真诚打动了,彩蝶的父母自作主张同意了这门婚事,虽然他也是个穷小子,但是他们一家这儿多年都熬过来了,多一个劳动力就能多一口饭吃。我想,最主要的是他们是看上了于城自愿当上门女婿。  

        彩蝶没有多想,双方见了面,于城很实在的带来了一颗小树苗,就是现在院子里那棵粗壮的石榴树,就这样他们在年底成了亲。  

        结婚那天,我爸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喝的酩酊大醉一整天都没有出来。  

        不久,彩蝶的母亲因旧病复发死在了床上。  

        那是一个即将立春的早上,彩蝶跪在床边哭岔了气,他爹一个人坐在门槛上孤单的抽着汗颜,于城自始至终都在陪着她。  

        两个月后,故事情 ,彩蝶怀孕,这给一直笼罩在悲伤气息的一家人带来了短暂的欢乐。  

        因为之前彩蝶母亲的死花了不少钱,于城不得不每天起早晚归挣钱给她买补品,但尽管如此,彩蝶的脸色还是一天天黄下去,父亲急的天天偷偷跑过去给他送鸡蛋,奶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可奈何。  

        终于,艰难而漫长的分娩期终于要来了,将要生产的那天所有人都提心吊胆,彩蝶的父亲抖抖的从上衣内兜里摸出一叠整整齐齐的零钱郑重的交到于城的手中让他去请接生婆过来,于城揣过那一把钱正准备要走却突然听到屋中彩蝶痛苦的呻吟声,不多想,两个老爷们儿第一时间冲了进去。  

        还好,彩蝶只是说她肚子痛,于城紧紧抓住她的手安慰她再多忍一会儿他这就去请接生婆,然而,就在这节骨眼儿匆匆忙忙的他转身就跑却忽略了彩蝶抓他的那只手,他就这么猛地一带把彩蝶摔下了床。  

        最后,孩子没了,彩蝶重度昏迷,我爸爸把于城狠狠地打了一顿。  

        三日后,彩蝶终于醒来,于城跪在她面使劲儿抽自己。  

        彩蝶忍着痛阻止他,两人抱头痛哭,大夫说了,彩蝶的身体本来就不适合怀孕,经历了这样一次事故她将永远不能再生育了。  

        出院后,两人合伙做起了小买卖,在离家不远的集市上卖起了菜,父亲经常光顾她们的菜摊,当然每次也都不会给于城摆好脸色看。  

        自流产后,彩蝶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到最后甚至发展到只能坐在椅子上找钱的地步。还好,于城很努力,彩蝶的父亲自然也来帮忙,这样,小小的菜摊倒能让他们盈利不少,于城把挣来的钱全部换成了药品,他自认对不起彩蝶,而且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能让彩蝶的身体早日恢复康复。一家人的脸上仿佛又挂上了喜悦。  

        但是虽然彩蝶的事情值得同情,但是在那样一个年代生子是作为一个女人重要的标志,如果你不能生育,总归是要被别人说闲话的。渐渐地,周围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认识了这个叫彩蝶的女人。  

        她经常能听到背后有一群人在小声议论着她的事情,还说这一切都是那个叫于城的人带来的霉运,于城克死了他父母,这次结婚还不到一年就相继克死了岳母和未出世的孩子。流言越传越大,最后甚至有人传言于城之所以要当上门女婿就是看上了她们家的房子,他迟早会露出真面目来的。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只有彩蝶知道,于城对他的好真的只有她一人知道。  

        尽管于城也听到了这些风言风语,但是他依然每天早出晚归的摆摊卖菜,一心一意的照顾妻子。岳父对他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甚至于有一次于城收到了一张假钱而被岳父抄着砖头赶出了家门,  

        他们的小生意终于是做不下去了,于城跟着一群人到南下打工去了,离开那天,彩蝶悄悄地在他手里塞了几十块钱,他父亲的本意是不给他一分钱,反正他也不相信于城还会回来。  

        果然,第一年秋天,于城没有回来,种在院子里的那棵石榴树却第一次开花结果。彩蝶摘下几个酸不溜秋的小石榴,托身边将要南下的邻居带了过去。  

        第二年,于城还是没有回来,身边人也失去了他的消息,那个南下的邻居将那硬的发黑的小石榴又一颗不剩的带回来还她。彼时,这棵石榴树上的石榴比去年大了许多,至少吃起来不是那么酸了。  

        第三年,于城依旧是没有回来。彩蝶的父亲又重新给彩蝶找了一户人家,对方是离异家庭,生有两个孩子。  

        我爸气的牙直痒痒,背着我奶奶一个人揣着几十块钱年下了,走时他留有书信:发誓要把那个负心汉找回来。  

        等到我爸一个人再次回到家中时才得知彩蝶没有嫁成,原来是在她出嫁的前几天彩蝶的父亲突然死了,就这样对方嫌她家晦气就取消了婚礼,并且很快结束了这门婚事。  

        没多久,我爸在我奶奶的强烈要求下被迫和我妈结婚了。  

        我妈不在乎我爸对彩蝶的感情,他相信,我爸和彩蝶只见更多的是那种血浓于水感恩似的亲情。  

        我爸很是感激,为有像我妈这样贤惠的妻子而满足,自此小两口恩爱至今有了我们兄弟仨。  

        彩蝶又顺利成长的带大了我的大哥和二哥,那时候,家中只剩下她一人了,她本不相信于城会抛弃她的,但是十年过去了真的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了。  

        生活,就是这么复杂,对于彩蝶来说,她一辈子都活在复杂之中。  

        十年后,满身光鲜的于城一个人开着车回来了。  

        十年光阴,没有任何希望的十年,真的很能磨碎一个人的本性,磨碎一个人,让曾经一个灵魂纯净的人瞬间崩溃。曾经那么聪明,那么善良,那么贤惠的彩蝶变成了一个又老又精悍又粗俗的女人,她也不过才三十多岁啊,只是当所有生的希望都没了一个人孤单的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可追求的呢?  

        于城错愕的看着在巷子里泼妇骂街的彩蝶,就算是十年不见,当初那么深深埋在脑海里人影依然是不会变。  

        两人四目交接,相互都怔住了。  

        我爸看见了他也怔住了。  

        这十年,不管彩蝶变得有多么的令人讨厌我爸一家都会细心的照料她,她干脆也就学着白吃白喝,还动不动偷拿别人的东西。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回来,当初那么坚决的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呢?彩蝶突然笑了,笑得那么猖狂,那么放肆,那么的嘲弄命运不公!  

        于城的心都要碎了,这十年来他有很多的话要对她说,有很多他们双方都不曾知道的话要对她说,可是看着彩蝶的冯态,千言万语都只化作一句:我回来了。  

        我爸一拳挥了上去,骂他是畜生,猪狗不如,最后还是在周围人的拉扯下才制止住的。  

        看着于城面脸是血,彩蝶突然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彩蝶恢复了平静,脸上的神色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她叹了口气沙哑着嗓子问他:“干嘛还要回来?”  

        他说,当初和那群人南下时在一处工地上找到了活干,本想着一领完工资就回去看看的,但是没想到老板连续几个月克扣工资,他又时时刻刻不在想着彩蝶,担心着家里的情况,为了能早点回气他偷走了放在老板办公室抽屉里的钱,结果被老板逮回来打了个半死,人扔在了郊区一处没有人住的荒地,幸得被路过的房地产老板救活,但是那时候他脑部受了重伤失忆了,根本记不起自己是什么人,那老板可怜他就让他在自己的产地里干活,他却又被老板唯一的女儿相中,就这样,他再次成了别人的上门女婿。  

        婚后他们生活融洽,并且生了一双可爱的儿女。那老板年事已高,临死前又将所有的资产都交到了他的手里,于是他成了一个真正的富产商。  

        他本想着就这样过完一生,但是他心理中是有一件事情放不下,那就是多年来在他脑海里盘旋的那个女孩的身影,每次做梦都会梦到她,他想抓却又抓不住,妻子理解他这种心情,主动带他去做有关恢复记忆的手术。  

        终于,他记起了所有的一切,可是离当初已有十年光景。  

        不再停留,他顺着记忆一个人开车回来了,他住的地方甚至和彩蝶家只隔了一个城市。  

        他只是心疼,心疼彩蝶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彩蝶早已哭成了泪人,在场所有的人都哭了,我爸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埋着头抽烟,母亲自始至终都不曾离开。也许,事件的爱情真的不需要有多爱你,只是能有一颗相互理解的,这才是真爱啊。  

        人逐渐散去后,彩蝶在于城的搀扶下来到了院子里,昔日的那棵小树苗早已长成了粗壮的树枝,上面结着又大又红的石榴。于城替她摘下来一颗,小心翼翼的拨出里面晶莹剔透的石榴子,彩蝶叹了口气,说:“都长这么大了,我还真没注意呢”  

        说完,她走向屋檐下,从挂在屋檐的框中掏出几枚又黑又臭的东西,“这,当年你走后的第二年长出来的,我拨了一个,挺甜,想让老赵给你带几个去,结果他又给我带回来了”彩蝶自顾自的说着,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的眼睛。  

        于城特地靠近他,温柔的对他说:“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以后你不用再托人给我带东西了,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  

        彩蝶依旧没有看他,她迈过脸去岔开话题说:“你说你和那女的生有小孩儿?”  

        “我会和婷婉说一下的,大不了我不要她家的财产,我现在只想和你生活”于城直接对着她说。  

        她身子一震,磕巴的问:“你,你要和庭婉离婚?”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要把欠你的都还回来”于城信誓旦旦的说。  

        彩蝶再次叹了一口气:“你别这样,我,我现在”她局促的在原地打转,仿佛才意识到自己目前的情况,身上的衣服很长时间没洗了,袖子处还破了一个大洞。  

        她慌张的想要掩盖住那个洞,却发现洞破的太大怎么也掩盖不住。于城看在眼里,心疼的一把拥住他:“彩蝶,在我眼里你是最漂亮的,你就是我的全部” 

        彩蝶像一只受伤的小鸟依偎在于城的怀中,他细心地为她梳理头发,一如当年小心的呵护。  

        彩蝶最后一次叹气,她说她要为他做一份丰盛的晚餐,可是家里没菜了,想让他去集市上买些菜回来。于城欣然答应,让他老实的呆在家里别走,他很快就回来。  

        彩蝶看着他出去的背影,泪流满面。  

        十几分钟后,于城提着满满几袋子菜高兴地往家走,却听见院子传来我爸嘶声裂肺的一声吼叫:“彩蝶——!”  

        他扔下菜跑了回去,原来彩蝶吊死在了石榴树上,早已没了一点气息,临死前身上穿的还是当初她出嫁那天穿的嫁衣。  

        奶奶说完这些,满脸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而我在她怀中早已睡醒了几回,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里有一个穿着嫁衣的姑娘和一个叔叔抱着他们的孩子在那棵石榴树下欢快的玩耍,他们的脸上全部洋溢着满满的幸福的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1856 回复0
上一篇:
我答应你好好的活下去发布时间:2018-04-22
下一篇:
今生不舍的眷恋故事发布时间:2018-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