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中享网 首页 爱情 爱情故事

他还不知道她喜欢他

        骄阳似火,天热得发了狂,蜻蜓在荷花中飞来飞去,荷花的清香缓解了憋闷的心情
  
        小茜的心情却颇好,此刻她正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偷偷看着不远处那个魂牵梦萦的身影。那是宋栎,本县的大才子,也是众多女子的梦中情人。他虽才华横溢,却未做官,淡漠世俗。每天必做的事情便是在太湖垂钓,而小茜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在这颗大树后面看他垂钓,一看就是好几个时辰,时常腿麻了也不自知。
  
        你在看他,也有人在看你。小茜又感到那道灼热的目光了,让她一阵阵发麻。她四处环顾了一下,并未发现什么人在。这个时辰太湖的人很少,可能是她感觉错了吧。
  
        等小茜回过神来,宋栎已经收拾好东西离去了。小茜从树后出来,他垂钓的地方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小茜闭上眼,如痴如醉地深吸了一口气,好似他还在这里。
  
        “呵,这不是小茜吗?”
  
        小茜一惊,回头看到一个谦谦公子,他手执折扇,身着一袭白色华服,忽略他脸上的淫笑,还是看的过去的。
  
        原来是县长的儿子,肖至善。名字倒是好名字,可这人是一个道貌岸然的登徒子,仗着自己的爹是县长就胡作非为,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做,叫肖至恶还差不多。
  
        小茜嘴一撇,露出一抹嫌额的表情,转身朝着宋栎离去的方向走去,一柄折扇却拦在了她的面前。
  
        “哎,小茜别忙着走嘛,好歹我也是你未婚夫,怎么这么对我呢?”肖至善一脸受伤的表情真是让人恶心,小茜不由地后退了一步,“肖至善,你何时成了我的未婚夫?我记得我爹可是将聘礼悉数退了回去!”
  
        肖至善脸上的微笑几乎要挂不住,不说这事还好,真是太让他丢脸了!
  
        “你不要不识好歹!”肖至善露出了他一贯的恶人嘴脸,“如果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岳父大人应该不会再拒绝了吧?呵呵。”
  
        肖至善脸上的笑让小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看着他扑上来得手,转身就跑。家在太湖的对面,要过太湖上的桥,但是太湖桥弯弯曲曲,比太湖本身的宽度不知长了多少倍。
  
        要不是怕人多被宋栎发现,她才不把家丁和丫鬟留在太湖的那头呢,不然肖至善哪会有可乘之机。只要跑到那里,便安全了。
  
        小茜平时养尊处优,哪里曾受过这般罪。跑了一会儿便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肖至善很快便追上了她。
  
        “往哪里跑?嗯?”肖至善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项,她几欲呕吐,拼全力挣扎着,“你放开我!”
  
        “你还是乖乖从了大爷吧!”小茜感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正抵着自己的臀部,衣服也被撕下了一块,露出了里面的粉红色肚兜,屈辱得她想将这个淫贼千刀万剐。
  
        肖至善的手像铁钳一般,箍得她动弹不得,一股股绝望如野草般在心头滋长,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她无助地哭喊:“救命啊!救命!”
  
        这会儿太湖的人烟稀少,不知道有没有会听到。一个人听见叫声跑了过来,却在看清楚了肖至善后,又快速地跑开了。肖至善,没人敢去惹他的。
  
        绝望像密密麻麻的藤蔓,缠绕得小茜几乎呼吸不过来。
  
        眼看着肖至善恶心的嘴就要印上她的嘴唇,小茜突然冷静了下来,“肖至善,你敢动我,我大伯不会放过你的!”
  
        小茜的大伯是太子的夫子,他只要随便动动嘴就能让肖至善一家满门抄斩。
  
        “等我们生米煮成了熟饭,到时候你只能嫁给我!”肖至善笑得更加荡漾,“难不成,杀了我,你还想嫁给宋栎吗?宋大才子啊,能接受你这个残花败柳吗?哈哈”
  
        肖至善的话如一盆冷水将她浇了个透心凉。宋栎,那么优秀的一个人,他所得的理应是最好的啊!
  
        不,她喜欢的宋栎,她死也不能这个渣滓染指自己!小茜眼神一凝,身体狠狠地向后一倒,两人便坠入太湖冰凉的水中。
  
        站在不远处的肖至善的小厮看见他们落水,急忙跳下来,奈何肖至善怕死得很,紧紧抓着小厮,整个人几乎要骑到他的头上去,折腾了许久才将他拖到岸上去。
  
        待到肖至善惊魂落定,却发现太湖中已经没了小茜的影子。
  
        小茜也不会水,大量的水涌进口鼻,无意识地挣扎却加速了下沉。
  
        不甘心,真是不甘心!
  
        “爷,小茜小姐不见了!”
  
        “要你说!老子没长眼睛啊?”肖至善一巴掌打在小厮的头上,随即心里也发起慌来,怎么办?小茜估计是淹死了。这下要是被她爹知道,他就死定了。
  
        “估计是在别处上了岸......”小厮见他神色不对,睁眼说着瞎话。
  
        “对对对,一定是在别处上了岸!”肖至善急切地肯定道,顿了顿,又严肃地说:“今天的事情不准说出去,否则要了你的狗命!”
  
        小厮连连称是,太湖的风吹过,送来荷花的阵阵清香,肖至善却觉得有点冷。
  
        “回去吧!”
  
        他两刚一转身,他们就看到了此生最恐怖的一幕。只见小茜从水中慢慢升起,发丝无风却飘扬着,脸色雪白,身上是刚刚那套白衣,却完好地穿在她的身上。
  
        明明从水中出来,身上却没有半点水,及膝的长发如墨,白衣似雪,宛如坠落人间的九天玄女,带着惊心动魄的美。
  
        肖至善已经没有心思去思量她的美了,因为他看到小茜浮在水面上,正温柔地望着他。她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他,可此时他没有一丝喜悦,背脊上反而冒出森森的冷意,他吞了吞口水,问道:“你是人是鬼?”
  
        这话问得着实是多次一举,哪有人能够浮在空中的。
  
        “肖至善!太湖底下可美了!跟我去看看吧!”甜甜的悦耳之声音响起,在肖至善听来却如地狱的催命之音。
  
        “不......不了,我得回家吃饭了。”说着他看也不敢看她一眼,便拉着小厮要走。
  
        “你不是喜欢玩追逐游戏吗?今天我便陪你玩上一玩!”小茜的眼眸满是血红,吓得躲在小厮的后面,几乎要尿了裤子。
  
        “贪生怕死的东西!”小茜一挥手,一股水柱便将小厮打到太湖边上,晕了过去。
  
        肖至善没了凭依,惊慌地朝着岸边跑去,“有鬼啊!救命啊!”他无助地呼喊着,嘴边话语结成一道道寒雾,消散在空气中。
  
        太湖里波涛汹涌,掀起层层波浪,击打着肖至善跌跌撞撞的身影。
  
        “肖至善,怎样?被追赶的滋味如何?”
  
        肖至善已经没有力气去回答他,他紧紧地抓住桥上的护栏,努力让自己不被卷到湖里。
  
        一股无形的力量掐住了他的脖子,肖至善睁大眼睛,双手急切地抓着自己的脖颈,本想分离脖子上的力量,却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小茜感到肖至善的生命在自己的指尖一点点流逝,心上涌上报复的快感,眼里的血色更加浓厚。
  
        “杀了他,你将会被打入饿鬼道,永世不得翻身!你确定要这样做?”小茜手略微松了一下,抬头便见两个手拿寒铁链的人漂浮在自己的前方。
  
        来人身着长衫,头上戴着常常尖尖的帽子,上书无常二字。两人的穿着长相皆是一白一黑,长相却是一模一样。白无常温文尔雅,黑无常面无表情,一个如春天一个如冬天。
  
        “那又怎样?这个人他该死!”小茜的手又收紧。
  
        “他犯的那些事情,人间自会处理;而他杀了你,到了冥府也要受罚。你不必多次一举。”白无常好心地提醒,他不想带一个恶灵回去啊,冥府的恶灵已经很多了。
  
        小茜的手却没有松动的痕迹,肖至善只剩一口气。
  
        “你看那边谁来了?”一直没说话的黑无常开了口。
  
        小茜抬首,不远处,爹爹和县太爷正焦急地赶过来,后面的人群中还跟着宋栎!小茜的手一松,眼里的戾气消失殆尽,恢复如常。
  
        肖至善摔倒在地,剧烈地咳嗽起来。白无常摸了摸鼻子,看了冷冰冰的黑无常一眼。这家伙......论说话的时机啊!
  
        小茜望着自己的爹爹,又望了望宋栎,他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呢......
  
        “走吧,来世再续吧!”
  
        黑白无常带着小茜飞上天空,她不舍地看了一眼这尘世,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滑下,原来,鬼也是有眼泪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24026 回复0
上一篇:
好像牵着你的手走在那片沙滩发布时间:2018-04-08
下一篇:
谢谢你让我忘了她,爱上了你发布时间:2018-04-08